当前位置:云南旭晖科技历史历史上真实的吴汉是怎样的?他为东汉的建设做了什么贡献?
历史上真实的吴汉是怎样的?他为东汉的建设做了什么贡献?
2023-01-20

吴汉的故事大家真的了解吗?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~

京剧中有一出著名的麒派老戏《斩经堂》,讲的是新莽年间,刘秀逃出长安,被潼关守将兼驸马吴汉拿获,然后吴母为了国仇家恨,责令吴汉杀死公主反莽归汉,引得公主自刎,吴母自缢,吴汉随刘秀投军而去。

那么历史上的吴汉又是什么样的人呢?

出身贫苦

长篇评书《东汉演义》和京剧《斩经堂》中,对吴汉的描写都是箭术拔群,武艺高强,教军场一箭解双危,气走贾君文,然后被王莽招为东床驸马,后来潼关杀妻斩经堂,归顺刘秀。

而历史上的吴汉自然是没有这么波澜壮阔的经历。

吴汉出身南阳宛城,少时家贫,后来做了县里的亭长。

王莽末年,吴汉因为自己家中的宾客犯了法而受到牵连,逃亡到渔阳,资金短缺,就贩马为业,往来于燕赵之地,结交了不少豪杰侠客。

后来王莽渐台被斩,更始帝刘玄即位,派使者韩鸿去河北招揽侠士。吴汉的某位朋友,便向韩鸿举荐吴汉,说这人是一位奇士,可以让他为您效力。

韩鸿便找来了吴汉,相谈甚欢,便以帝命任吴汉为安乐县令。

此时河北王郎兴兵作乱,假称汉成帝遗子刘子舆,河北大乱。

而持节询河北,代表汉兵过来平定王郎的,就是日后的光武帝刘秀。

刘秀素有贤名,吴汉听说刘秀来了,便想归顺光武就对自己的上司—北州太守彭宠说,渔阳、上谷的骑兵天下闻名,您要是集合二郡的精锐归顺刘秀攻击邯郸,岂不是大功一件。

此时天下大事未定,刘秀与王郎的胜败还不可知,而北州离王郎较近,且王郎诈称刘子舆的事情有赵王世子作保,极为可信,彭宠的大部分属下便都想归顺王郎。

众口难违,吴汉便想诈他们一手。

吴汉便出门相辙,正巧遇见一个儒生打扮的人,叫来请他吃饭,谈了几句,问及刘秀。这人便说刘秀所过之处秋毫无犯,各郡县都归心于他,而邯郸王郎不过是诈称汉室,不值一提。

吴汉大喜,便以刘秀的名义起草了一片檄文,让这儒生带着,跟自己回渔阳,如此一来,彭宠麾下的众人便决心归顺光武,彭宠便派吴汉率兵南下,王郎的兵将望风披靡,最后武汉在广阿追上了刘秀。

所以吴汉投奔刘秀不是只身投奔,他自带着一州的人马和精锐,而吴汉归顺之后,北州也算是是归服了。

带着人马地盘来归顺的吴汉自然是不同于其他只身投奔的将军,入了伙便直接被拜为偏将军。

吴汉人寡言少语,秉性忠厚而文采不足,所以这倒是与戏曲舞台上他的形象一致。但是邓禹等人知道吴汉的能耐,便向光武举荐吴汉。

正好光武想发动幽州的兵来北拒敌军,便又拜吴汉为大将军,让他去幽州征兵。

横扫河北,平定蜀地

当时幽州牧是还是更始帝麾下的牧苗,此人早已看出光武的二心,便暗中调兵,传令各郡,让他们不要发兵给光武。

但是虽然暗地里有一系列的操作,但是明面上还是要走个过场。所以吴汉到了幽州,牧苗便出城迎接。

牧苗以为吴汉不知道自己的计划,且吴汉只带了二十轻骑,不足为据。但是一见面,吴汉便指挥自己手下兵将,逮捕了牧苗直接斩首示众,也一举夺了他全部的兵马。

此时传出,幽州诸郡大为震动,纷纷望风服从。

河北作乱的主要匪首是便邯郸的王郎,最开始的时候,更始派尚书令谢躬先去讨伐王郎,久攻不下不说,谢躬的部将还四处抢掠,不予以报告。

光武很厌恶他们,虽然都在邯郸也免不了有所交集,但是彼此之间都住的很远。

但是对谢躬这个人,光武还是有所忌惮的,这人勤勉而忠心,如若不除则必为大患。

所以光武便于谢躬约定分兵两处,光武追击敌兵于射犬,而谢躬作为伏兵追击散寇,必能得胜。

谢躬少于心计,便听了光武的话。

光武便派吴汉和岑彭袭击谢躬后方的邺城。

谢躬安排了自己麾下的魏郡太守陈康守城,但是兵临城下,吴汉派说客进城劝反了陈康,陈康便开关献城。

穷寇反扑,谢躬交战失利,退回邺城,但是他不知道此时陈康已反,便被伏兵轻松拿下,枭首示众。

之后吴汉又随刘秀北上进攻铜马、高湖、重连等各路农民军,冲锋陷阵,立下赫赫战功。

平定河北之后,吴汉手捧地图和书册,敬上皇帝尊号,光武这才即位,拜武汉为大司马,封舞阳侯。

建武十一年,征南大将军岑彭率军从荆州入蜀讨伐公孙述,半路遇刺身亡,吴汉本来留守夷陵,但是岑彭死后他便兼领岑彭的人马,率部与公孙述的大将魏克、公孙永大战于鱼涪津,吴汉大胜,又攻下武阳和广都,进兵直取成都。

入蜀之前,刘秀曾告诫吴汉,成都有十几万人马,以逸待劳,不可轻敌,只要吴汉坚守广都,转营迫战,等敌军筋疲力尽,才可发动进攻。

光武诸将在讨伐隗嚣和公孙述这两股比邻而居的势力时,都以为这是平定天下的最后一次大战,而犯贪功冒进的错误。

邓禹到马援,众多名将都在蜀地都栽了跟头,吴汉也不例外。

吴汉求胜心切,此时平定天下这一遥不可及的大业就在自己面前触手可及,便率军两万直逼成都,自驻江北,留副将刘尚屯兵江南,相距二十余里。

刘秀闻之大惊,遣使责问吴汉为什么不听他的话,分兵扎营,贪功冒进,都是兵家大忌。但是信使尚未赶到,战事便已经开打了。

公孙述派谢丰率十万大军围攻吴汉,另派万余人进攻刘尚,使其两头受困,首尾不能兼顾。

吴汉与谢丰大战一日,不能得胜。回营后,召见诸将,说自己现如今被围困两处,首尾不能相接,要想取胜只能秘密潜行,与刘尚会师江南。

诸将皆点头称诺。

于是犒赏士卒,喂饱马匹,坚闭营门,在营中树立旗幡,点燃灯火,佯装还在营中。

而大军趁着夜色,悄悄从营中离开,与刘尚会师江南,谢丰等人毫无察觉。

第二天,谢丰仍旧想往常一样分兵围困江北而自己进攻江南,吴汉率全部大军杀出,谢丰兵败被斩,汉军斩首五千余级,大获全胜。

获胜后,吴汉留刘尚继续围困公孙述,引兵回广都修整,并向光武上书,引咎自责。光武对吴汉大加赞赏。

因为吴汉和刘尚分兵两处,公孙述若是进攻刘尚则后方空虚吴汉就趁虚而入,这就是围魏救赵的主动版,如此来来来回回打了八次战斗,汉军全胜。

吴汉进逼成都,公孙述出城迎战,汉派护军高午、唐邯迎战,公孙述败走,高午催马疾奔,刺杀公孙述与马下,西南便平定了。

第二年正月,吴汉奉旨还乡祭祖,赐谷二万斛。

建武二十年,吴汉病重,光武亲临看望,后来病逝,谥号忠侯。

总结:

无论是戏曲舞台上经过艺术加工的吴汉,还是历史上真实的吴汉,都是以质朴忠诚而见信与光武,历代的名臣,足智多谋的总是常常被皇上怀疑,而这些质朴老实的却往往可得善终,如陈平韩信多遭猜忌,周勃樊哙却多得信任。

吴汉也是这样,由此看来,忠厚质朴方是为人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