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云南旭晖科技历史弗雷德里克·道格拉斯是怎么成为奴隶制度的急先锋的 他做了什么事情
弗雷德里克·道格拉斯是怎么成为奴隶制度的急先锋的 他做了什么事情
2023-01-20

南方是一个充满了尖锐对比的地方。一提到“老南方”,人们脑子里就会浮现出像丹尼尔·乔丹上校那样的种植园主形象。乔丹的庄园月桂山(Laurel Hill)位于南卡罗来纳,庄园里有261名奴隶。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,这位上校也许会从被橡树环绕的草地上走下来,在沃卡莫河河边上船,到“热腾腾的鱼”会所用餐。他会点鳟鱼、欧鳊和鲈鱼,配以薄荷酒,或是一杯冰块晶莹的冰水——这种难得的饮料更配得上这好天气。(其时电冰箱尚未发明,但是新英格兰的人会在冬天从池塘里锯下冰块,用锯木屑包裹起来,运到南方。南方人则将冰块储藏在地窖中。)

然而,在800万南方白人中,只有大约2 000人能拥有超过100名奴隶。(“人民之子”安德鲁·杰克逊就是这极少数人之一。)这些富有的种植园主用希腊式的石柱装饰他们的豪宅,被人们称作“纳波布”。大多数新种植园上只有未粉刷的单层木屋,有些甚至连窗玻璃都没有,这意味着蚊子、跳蚤和其他小虫子会让你的睡眠变成真正的噩梦。尽管棉花繁荣为这片新土地带来了数以十万计的奴隶,四分之三的南方白人家庭却连一个奴隶也没有。密西西比州格拉纳达的费迪南·斯蒂尔(Ferdinand Steel)就是这种小种植者的典型。费迪南主要种植玉米,棉花种得不多,刚刚够他一家人买糖、咖啡、火药、子弹和奎宁,后者用来治疗在这片地区十分常见的疟疾。

尽管只有四分之一的白人家庭拥有奴隶,奴隶仍是南方生活和经济的核心要素之一。北方在独立革命期间就已经开始废除奴隶制,佛蒙特在1777年开展废奴运动,走在了最前面。几年之后,马萨诸塞一个名叫贝特妈妈(贝蒂妈妈)的奴隶发现州宪法宣称“所有人生而自由平等”,于是在法庭上为自由提出了诉讼。她赢了。随后马萨诸塞所有的非洲裔居民都获得了自由。奴隶制度在北方逐渐消亡,在南方却大步前进着,以致被称为“特殊制度”,因为它已成为令南方与众不同的标志。

奴隶制度在何种程度上塑造了南方?对于占南方人口1/3的奴隶来说,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。在奴隶制下,他们每天从黎明到日落都被迫做出艰难的选择。种植园的钟声在凌晨3点半响起,此时离日出还有很长时间,一旦起床,晚上9点之前都没法回到宿舍。那么是选择起床干活?还是因为太过疲倦而选择多睡一会儿外加挨上20皮鞭?也许你会选择逃跑,虽然心知肚明犬监会放出他的狗,在你身后紧追不舍。奥克塔夫·约翰逊就是这样做的。他和其他60名逃奴一起,在路易斯安那的沼泽深处生存了一年多。也许你会像苏珊·哈姆林一样,醒来时发现你朋友的孩子已经被卖给远在数百里外的新主人:“你会听到尖声哭喊,男女都有,因为他们的爸爸、妈妈或是姐妹兄弟被人带走了,没有提前通知。”如果你因为够机灵而被主人任命为监工,可以指挥其他奴隶工作,你是否要忠诚地执行任务?还是对你的奴隶同胞们心怀怜悯,在他们偷懒时网开一面?也许你会相信奴隶制太过邪恶,上帝正召唤你推翻它。弗吉尼亚的纳特·特纳就曾获得这样的宗教启示,让他相信应该自己掌握命运。1831年,他带领着70名奴隶,杀死了57名白人男女和儿童,随后被抓住绞死。每一天,这些戴着枷锁的人都必须选择他们对奴隶制的态度: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忍受,在什么情况下必须抵抗。

种植园主们同样需要每天做出选择:你应该把这些“活财产”压榨到什么程度?你是会避免使用残酷的处罚,以使你的奴隶们更忠诚,还是会雇用一名眼神锐利、手起鞭落的监工?如果你是一名基督徒,你是否应该让奴隶去教堂?如果他们中的一对希望结为夫妻,你会允许他们举行婚礼吗?(大多数种植园主不会。)你是否允许奴隶们读书识字?蓄奴州的法律明令禁止让奴隶学会阅读。毕竟,正如一名奴隶主所言,识字的奴隶“更难管束”,“永远不会再像个奴隶”。这名奴隶主的预言变成了现实。他自己手下最聪明的奴隶无视他的命令学会了阅读,然后逃到了北方,成为讨伐奴隶制的著名先锋。这名奴隶的名字是弗雷德里克·道格拉斯。

上面这些问题向我们证明:即使一个奴隶主愿意温和对待他的奴隶,他也无法完全信任他们,而奴隶们也永远不会完全指望主人们会自动变得“正义”。有这么一个例子:一名种植园主曾留下遗嘱,表示在自己和年迈的妻子去世后,让他所有的奴隶获得自由。这看上去是不错的妥协方案,然而对他的妻子而言并非如此。种植园主死后,他的妻子开始害怕自己会被一名想要解放同胞的奴隶杀死,于是她决定立刻释放他们。这位夫人名叫玛莎·华盛顿(Martha Washington),而那位希望自己的遗孀和奴隶都得到善待的丈夫则是美国首任总统。他用自己的遗嘱让他们都获得了解放。